宜章天氣預報: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宜章新聞網 -> 文化旅游 -> 圖說宜章 -> 內容閱讀  
老宜章記憶(一)
來源:  時間:2014年12月08日   作者:黃婷  點擊:
 

  

 

        五嶺鄉折嶺村

 

 

  五嶺鄉折嶺村太公釣魚

 

 

  東關城門口

 

 

  騾子街口(現東長街)

 

 

  1925年一天下午,一個身著長衫,氣宇軒昂的英俊青年,在兩個身背行囊的粗壯小伙跟隨下,由宜章城北的騾子街(現宜章東長街)進入縣城,徑直來到文萃書店門口。一位年齡相仿的青年走了出來,“潤之兄!”“靜山老弟!”毛澤東與高靜山,兩雙有力的大手緊緊握在了一起。隨后,高靜山領著毛澤東一行在一家比較隱秘的客棧里住了下來,還特意邀請毛澤東到他家作客,毛澤東欣然應允。進得門來,高靜山和毛澤東便促膝交談起來。高靜山向毛澤東仔細地匯報了他回鄉以來,創建宜章黨組織和開展革命工作的情況。

 

 

  宜章革命烈士毛科文家

 

 

  毛科文,1898-1929,湖南省宜章縣人,1898年2月29日生于宜章縣毛家村一戶貧苦農民家庭。3歲時,父母雙亡,受盡生活煎熬,在長兄撫育下識字、習武、干農活,種田糊口。五四運動后,鄧中夏回鄉傳播革命火種,他受到政治啟蒙。1925年2月由高靜山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7月被選為中共宜章縣地方執行委員會委員。朱毛紅軍主力下山去開辟贛南新區之后,國民黨軍大舉進攻井岡山。1929年2月1日,他被敵包圍。為了全力掩護傷員、疏散群眾,他與部隊失去了聯系。7月初在郴縣游擊戰斗中不幸被俘,他堅貞不屈,一路高呼“共產黨萬歲!”英勇就義,時年31歲。

 

 

  南關街(一)

 

 

  南關街(二)

 

 

  自古以來郴州宜章有一條百里青石古道,稱為郴宜騾馬大道,是南粵至中原必經的官道。騾馬大道的南端,就始于宜章的南關古街。自隋朝以來,建治立埠,成為中原與嶺南通商的“楚粵之孔道,南北交流之通衢”,并繁衍發展成為湘粵邊貿之物流集散中心。南關街當時便是埠中楚粵通商之官道,南北交通之咽喉。

  宜章南關街在縣城新南門外、三星橋之南,后延接府前街,到東城門。街道寬3米余,長約1公里,房屋一般兩層高,青磚瓦、木板鋪面。一條發源于郴宜之交的仰天湖南水流入城西所形成的玉溪河從中穿流而過。這里居住著的大多數是居民和小買小賣的商人。

 

 

  福星橋(寡婆橋)

 

 

  相傳在清乾隆十六年(1751),暴雨連連,河水猛漲。但玉溪河兩岸百姓的往來僅靠一葉小舟迎來送往,很不安全,并不時傳來有人落水被淹的噩耗。河西岸住著一黃姓富戶,其家世代經商,家境殷實。一日,黃姓富人乘舟過河謀事,因河深水急,小舟隨流飄蕩,富人心慌失手,不慎落水身亡。其妻周氏悲痛之余便與夫弟商量,欲邀集民眾共同出資在夫亡處修建一座三拱石橋,一為追祭亡夫,二為積德行善。按照鄉俗,修橋鋪路的倡導人應出資大半,其余皆由民眾分攤。但周姓婦人生性較為吝嗇,不愿多出份額,反復聲明承擔一拱之資。建橋工匠也是窮苦出身,深知民眾捐資之苦。為解百姓捐資之難,工匠便巧妙地設計出一種單拱石橋,一拱即到對岸。周姓婦人一看傻了眼,叫苦不迭。按照當初出資一拱的承諾,周婦只得無奈地掏出了建橋的全部銀兩。因此,拱橋為周姓婦人獨資捐建,為障顯其善舉,橋命名為福星,宜章百姓卻稱之為“寡婆橋”。

 

 

  80年代三星橋

 

 

  遺失了的三星橋明代碑

 

 

  明代嘉靖四十年(1561),瓊山(海南)舉人陳傅堯就任宜章縣事(即縣丞)之時,舊橋又被沖毀。八月,縣丞陳侯傅堯請來地方鄉紳父老商議,說:“以前都是用木材架設橋梁,沖毀又架,架了又毀,這樣不是長遠之計,只有以石為橋,方可保久遠。”

  他的倡議得到眾鄉紳父老的一致擁護。只是說到這建橋之資時大家說:“構建石橋需要許多資金,如何籌措?”陳侯當即說道:“要辦大事,豈可吝惜資金,建橋大事乃是義舉,一定能夠得到地方父老鄉親、各界人士贊助的!”說完就首先自已捐資百金。

  他的義舉,鄉紳父老感動不已,紛紛奔走相告。宜章縣城百姓無不贊道:“陳侯為宜章未曾錯傷一人,妄取一物,為縣事勤儉節約。今為我縣謀求千百年大計,我們豈可珍愛小費而失大利嗎?”很快得到縣人響應,有錢出錢,無錢出力、出米、出鹽油,建橋之資籌集齊備,工匠到位。此番橋基一舉選定成功,施工時一直晴天無雨,石橋順利建成,百姓歡聲說道:“此番建橋一得人和、二得地利、三得天意,真是三星高照。”幫名“三星橋”。

 

 

  三星橋古橋后周宰相李谷及其家廟

 

 

  李平章家廟(三星祠)石獅

 

 

  南郭李氏家廟,即李平章家廟,又名三星祠,位于城關鎮李家灣,是李谷后代為紀念李谷及其夫人盧氏所建。經市、縣文物部門考證,南郭李氏家廟始建于明弘治十一年(公元1498年),重修于清乾隆三十四年(公元1769年),是我縣保存比較完整的明代建筑。家廟距湘粵古道南關街路段約十余米,距三星古井十米左右。三星古井旁有一座明代石拱橋,即著名的三星橋。

  據《宋史》卷二百六十二列傳第二十一記載,李谷字惟珍,祖籍洛陽,唐天復三年(公元903年)生于穎州汝陰(今安徽阜陽市)。容貌魁偉,勇力善射,少年以任俠為事,后發奮求學,于27歲中后唐進士。先后在后唐、后晉、后漢、后周擔任泰州從事、監察御史、吏部郎中、樞密直學士、給事中、磁州刺史、北面水陸轉運使、左散騎常侍、工部侍郎、戶部侍郎等職。后周廣順元年(公元951年),始任中書侍郎、平章事(即宰相)。其后人在此繁衍,李氏一脈興旺發達,先后出了九個進士。宜章人稱頌的“一門九進士,五里三狀元、隔巷兩尚書”中的第一句即李谷一族。

 

 

  尚書墓地(鄺埜墓)

 

 

  尚書墓地(鄺埜墓)

 

 

  鄺埜,字孟質,宜章縣玉溪鎮(原城南鄉)新田村鄺家門自然村人,生于明洪武十八年,即公元1385年,26歲中進士,28歲授監察御史,33歲受任陜西按察副使,正統元年即公元1436年,鄺埜51歲,任英宗皇帝兵部右侍郎,正統十年,鄺埜61歲,任英宗皇帝兵部尚書。正統十四年,即公元1450年,發生“土木堡”之變,明英宗皇帝被俘,鄺埜為護御駕,戰死于河北省懷來縣土木堡。終年六十五歲。因戰死于陣前,其尸骸無法收斂,事變平定后,明帝派官員護送鄺埜之子鄺儀扶鄺埜毛發和衣冠柩回鄉厚葬。其墓在玉溪河畔、箭崗嶺下,其墓很有氣派墓分四進:一進中間豎有石龜背駝墓碑,左右有一對石馬;二進左右有一對石羊;三進左右有二石人;四進便是高聳的尚書墓。其后,還有鄺氏夫人墓。

 

 

  宜章汽車站

 

 

  玉溪春漲處

 

 

  宜章八景之一。玉溪春漲這一景觀,主景在縣城三星橋與福星橋(即寡婆橋)一段河灣中,明代鄉賢書院旁,景觀在春水暴漲時而現。玉溪水自黃岑而下,繞縣城西而過三星橋,水至福星橋上游十余米處,遇一石岸洄湙,水勢加大,而且很深,形成漩流,驚濤拍岸。玉溪河岸有一排突兀于河水之中的石英石。其石潔白如玉、綠水白石,相映成趣。更有奇者,每到春雨暴漲,水拍岸邊白石,如雷轟鳴。此時,兩岸碼頭石階盡沒入水中,唯有突兀于河水之中的白石,在洶涌澎湃的河水中,卻始終屹立其上,正所謂是:水漲而石高。構成了宜章獨特的“玉溪春漲”。  (圖片來源:顏寶林)

 

版權所有:Copyright? 2004-2010 xining.com .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 protected]  湘ICP備09015956號
主辦單位:中共宜章縣委  承辦單位:中共宜章縣委宣傳部  電話:0731-4266437  站長統計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